湖南省长沙市大姚镇:“烟花镇”蝴蝶变为“农村城市”
2019-08-14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刘 麟

    

      虽是萧瑟清寒的初冬,大瑶镇却如诗如画。记者徜徉在这个位于湖南长沙浏阳市南端、与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接壤的小镇,享受着既有城市功能配套,又具乡村风貌特征的“田园城市”风光。

    

      大瑶镇的“田园城市”风光,是“浏阳做法”的缩影。浏阳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过程中坚持以农业现代化为指引,以城乡融合发展为动力,以壮大集体经济为根基,推出了高标准创新推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等改革举措,并安排专项资金用于设施振兴、产业振兴和文化振兴,做好了大瑶镇从“烟花小镇”走向“田园城市”的制度保障。

    

      产业改革成就“特色小镇”

    

    

     /*300*250 原生 创建于 2016-03-03*/

     var cpro_id = "u2540721";

    

    

    

    

    

    

      从北京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从一年一度的春晚到不久前的港珠澳大桥通车,惊艳绽放的绚丽烟花都来自大瑶这座中国的“烟花小镇”。

    

      记者走进这座千年古镇,同时感受到了“国际范”和“田园风”:溪流淙淙的三元河旁,是城市综合体、国际电影城、音乐餐吧、星级酒店;隐匿于青山绿水的花炮出口企业里,国际采购商与本地人的外语对话,又让人仿若置身国际卖场。

    

      大瑶镇党委书记周森源告诉记者,大瑶镇通过“以地生财、以财建镇、以镇兴业”的改革,城区面积由原来仅有一条小街拓展到12平方公里;镇里围绕花炮产业组建了6大企业集团,大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花炮及原辅材料集散中心,为全球花炮行业提供70%以上的花炮原辅材料。

    

      “大瑶人勇于改革的精神,促使当地成为国家第一批特色小镇——烟花小镇的金色名片。”大瑶镇副镇长赵舟飞介绍说,改革开放之初,大瑶古镇还只是一条不到200米长、3米宽的小街,根本不能擎起产业规模经营、集约发展的大旗,城市建设迫在眉睫。首先征收位于古镇东侧胜利生产队的50多亩地。连任胜利生产队队长12年的谢克斌,在征拆动员大会那天一个人来到那片肥沃的土地,失声痛哭。晚上,在全队村民会上,他只说了两句,“开发,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只有伤筋动骨,才能获得新生”。随着“谢克斌”三个字签下,大瑶迈出了产业新生的第一步。至当年12月,大瑶统征用地7.554公顷,出让临街国有土地3.59公顷,收入出让金1600多万元,为基础设施建设筹集资金1000万元。不到一年时间,一条长约千米、500个铺面的瑶发街在古镇诞生。

    

      瑶发街的建设,汇聚了第一批花炮业界精英。如今,大瑶打造出城区“七横五纵、内网外环”的网络骨架,形成了鞭炮烟花、造纸等多门类、数百个品种的产业规模。

    

      大瑶镇有花炮相关企业600多家,产品远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产业总值达105亿元,直接就业人数6.7万人。

    

      棠花烟花的创始人邱顺明既是花炮技艺的传承人,也是产业改革的受益者。1981年,邱顺明跟着父亲入了行,通过产业改革,将最初出口额仅2.8万元的棠花出口花炮厂,发展成为一家年销售额达5000万元,集研发、生产、销售和大型焰火燃放于一体的大型花炮企业。

    

      配套改革诞生“田园城市”

    

      南山新河小区里,几位老人正在宽敞别致的文化广场悠然踱步。谁能想到,这里曾经老屋残垣断壁、村庄凋零萧瑟。大瑶镇党委组织委员林健美告诉记者:“是宅基地制度改革让这些过去的空心村、无人村重焕生机。”

    

      大瑶把宅基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和征用土地统称为“三块地”。2015年8月,大瑶被确定为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镇,该镇按照“城乡一张图”的原则和“多规合一”的要求,坚持先行先试、大胆探索。2016年1月,率先在全省颁发了第一本宅基地使用权与房屋所有权合一的《不动产权证书》,2016年3月,率先在全省开征了第一笔宅基地有偿使用费。

    

      作为湖南唯一一个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县(市、区),浏阳市承担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征地制度改革3项试点任务。宅基地制度改革启动以来,浏阳市允许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在全市符合宅基地申请条件的农户中流转,按规定流转的宅基地连同附属房屋,可颁发不动产证书。

    

      大瑶镇老桂新村刘亚光是最早受益新政的农民之一。他自家老宅沿山坡而建,地质灾害隐患重重。多年前,他在新农村居民点建设项目南山村芙蓉小区建起一栋新房。然而,受制于“一户一宅、宅基地不能跨村镇流转”等规定,在芙蓉小区像刘亚光这样的22个“外来户”,一直没拿到产权证书。“土改”新政出台后,刘亚光很快拿到了不动产证,“心里踏实多了”。

    

      大瑶镇还推动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盘活农村闲置用地和企业用地。同时,当地开启集中居住模式。按照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的原则,优化宅基地空间布局,因地制宜规划集中居住点30个,精心打造了南山村芙蓉小区、新河小区集中居住点,兴建农家别墅57栋,节约用地面积近6900平方米。此外,当地还开展一户多宅清理与土地复垦,目前,一户多宅已拆除501户、7.7万平方米,可复垦耕地面积350余亩。田园城市与美丽乡村建设相结合,城乡统筹有了“协调感”,人民发展有了“获得感”。

    

      2010年,浏阳市赋予大瑶镇特殊的“双返”政策,将新增地方收入的80%、土地出让金的80%返还该镇,并全额返还镇辖区内收取的城镇建设配套费、土地出让金净收益、社会抚养费等非税收入。2010年至2018年,大瑶镇累计获得财政分成达4亿元,土地出让金返还达4.55亿元,乡镇可支配的财力大幅增加,增强了产城融合发展的财力保障。

    

      赵舟飞介绍,建山水田园城市必须进行城乡生态修复,“三块地”的深化改革让修复城乡生态、发展生态产业有了土地资源。如今,数千亩生态产业区布局在绿树成荫的道路旁,湖南首个村村通公交的乡镇诞生在大瑶,大瑶农村持有老年证的老年人和特殊人群与城里一样,在家门口可以享受免费公交,“城乡一体”的10分钟交通圈、城乡互动生活圈在大瑶已经实现。